重组配资立昇:使用最普通的有机材料PVC 以较低成本产净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一天下几次倾盆大雨,夏天的海南岛不会缺水。但直到最近,许多村子还没解决喝水问题。“村里的井很浅,不是深层地下水,所以土壤污染不可避免。”在澄迈县的杨昆村,水厂技术员陈康告诉我们,这里饮用水微生物超标,比如大肠杆菌太多,有些人喝了会拉肚子。

远离城区的杨昆村本来建不起自来水厂,如今使用了新技术——“超滤膜”,1200位村民得以喝上达标的饮用水。这得益于国家“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”科研计划的资助。

最近,水专项的两个重要攻关课题:“饮用水处理用PVC膜组件”和“非玻璃介质大型臭氧发生器”,通过了住建部的验收。中国水处理企业研发的新材料,也让他们成为世界龙头。

PVC造滤膜,小村也能建水厂

在海南现场,“膜”水厂占地很小,所有的水处理设备,容纳在一间30平方米的房子里,并不复杂。井水进入过滤装置,出来就是干净水,抽到房外的水塔上。过滤设备是一群不锈钢“圆柱”,这些圆柱高2米,直径大概在20公分左右。

拆开看,圆柱包裹的是一大束“兰州拉面”——几百根“面条”并在一起,“面条”是中空的,水从中流过去。“面条”就是“膜”,表面密布看不见的孔隙,水分子可以通过,稍大的分子就过不去了。在压力下,干净水渗出了膜,而顺着“面条”被排掉的是废水。

为了不让微颗粒,比如水中的胶质堵住孔隙,每隔一段时间,机器会反方向压水,把滤膜清洗一下。

据立昇公司介绍,重组配资因为使用最普通的有机材料PVC,而非膜生产商一般青睐的PVDF,所以立昇的膜便宜得多,因此能低成本地生产净水。他们世界独一的核心技术,就在于用PVC做出合格且安全的膜。立昇公司总经理陈良刚说,他们的膜生产基地就设在海南,这里的温度、湿度和洁净都很适合生产膜。

过去两年,海南各地建起了276个“膜”水厂,让60万人喝上了干净水。杨昆村的水厂每天出水200吨,算是比较小的,其他项目的供水人群大都为几千人的村镇。而在西沙群岛的永兴岛上,也建起了一个供1000人吃水的膜水厂。

重组配资笔者走访了昌江县乌烈水厂,这里抽取河水,给3万5千人的镇子供水。此处设备结构跟杨昆村水厂一样,差别只是过滤用的“圆柱体”更多,是村水厂的10倍规模。有些水厂还多了用药剂处理金属离子的环节。

据介绍,海南近两年新建了276个水厂,投资1.3亿元,都是由海南省政府和县政府掏钱,立昇公司出技术。总体算下来,每天能出水10万吨。

新材料放电,臭氧消毒更便宜

青岛国林公司的新装备,则用更少的能量,制造出更多臭氧,以便净化水和烟气。在国林公司的车间里,一根两米多直径的管道里,蓝色电光不时闪现。技术人员说,这是臭氧的新式制造器。

关心大气环保的人知道,高浓度的臭氧是一种污染物,但用对了地方,它却能降污消毒。通过闪电的激发,三个氧气原子(O₂),变成两个臭氧原子(O3)。这就是雷雨后,或者电器旁有臭氧味道的原因。臭氧的氧化性很强,可以用来“烧掉”微生物和有机污染颗粒,而且没有副作用,可以很方便地为食物、水、房间、废气消毒。

但是,臭氧的制造比较麻烦。过去是用一种玻璃管放电的办法。而在国林公司,这种技术是在直径一米的中空管内,插进上百根指头粗细的玻璃管,玻璃管里包裹着电极,跟外部电极形成放电。氧气在流动过程中,大概有超过十分之一被放电转化为了臭氧。这也是目前主流的臭氧制造技术。

但是玻璃管设备比较娇气、敏感。它对气源的要求高;而且个别管子坏了,往往得停机检修,耽误事。为此,国林公司研发出一种更“皮实”的放电管,它使用的是非玻璃的材料。

制造车间里新式的放电管,是一个的胶囊状的管子,大小仿佛像哈密瓜。它们成排吊起来,被喷上蓝色的涂料。技术人员表示,胚体材料是碳钢,而涂料则是特殊釉料的搪瓷。

附着层、介质层、绝缘层的材料都不相重组配资同,研发者面临的一个工艺难点,是怎样喷涂和烧制均匀,这会大大影响臭氧反应的效率。新的放电管成功后,每生产一千克臭氧,电耗不高于10度。研发人员还配合以一些新技术,比如新材料的曝气盘,它可以更好地混合臭氧和水。

这种便宜又稳定的臭氧源,已被用在全国各地的自来水厂里,反馈良好。

水专项助推,中国企业领跑全球

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水污染,2009年3月国家启动水专项。其中,“城市水污染控制”和“饮用水安全保障”两个主题,重点攻关臭氧发生器设备和水处理用膜材料及装备,以替代同类进口产品。

据住建部介绍,包括以上课题在内的产业化项目,已有相当一部分顺利结题,形成了批量生产能力,并形成一些城镇水务重大装备产业化推广应用的先进经验,推动了中国水务技术的发展。部分产品性能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。

比如国林公司,依靠不断开发新技术,已成为世界最大的臭氧设备商之一。董事长丁香鹏介绍说,他们的用户既包括诸多知名饮料企业,也包括游泳馆、酒店和火电厂。臭氧主要用来为水消毒,也可以用在烟气脱硫脱硝,还有医药化工的制造中。他预测,随着臭氧生产成本的下降,更多工厂将转用臭氧。

而在海南如此大规模地使用超滤膜技术为农村供水,在全球也是绝无仅有的。据了解:杨昆村水厂花了15万元,而生产费用(主要是电费),每吨水在7分到一毛五之间,这是全球竞争对手难以企及的低价。技术员说,运行13个月来看,还没出过问题。这间水厂无人值守,一般是依靠感应器来远程监控。设备的不同部分上写着不同重组配资编号。“结构简单,不会出复杂的问题。如果出了问题,我们会远程指挥检查,告诉村民应该动哪个阀门。”一位立昇公司的经理称之为“傻瓜化水厂”。这也是他们在全球领先的技术。

参观海南的膜水厂后,水处理专家李圭白院士表示:“超滤膜孔径只有10纳米级,比水中最大的微生物病毒还小,可将水中包括致病微生物在内的全部微生物都除去。”他认为这种水厂可以在全国推广。

“我最近访问美国,有美国专家告诉我:中国这方面的应用比美国领先10年。”立昇公司陈良刚说。2012年7月实施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新国标,将35项检测指标提高至106项。传统的“混凝、沉淀、过滤、消毒”工艺水厂面临挑战,尤其是浊度和微生物更难以达标。而水专项推动的技术革新,可能从根本上消除这一隐患。